近日,笔者听到一同事兴高采烈的宣布,某某项目不需要打印标书了,全部采用电子化招投标模式。她的喜悦不是个例,同样的场景正在中国大地上大量上演,背后反映的是火爆的电子招投标应用,以及电子招投标替代传统纸质招投标模式的时代趋势。对于忙得焦头烂额的竞标人来说,打印标书打的手软,盖章盖的手抽筋,投标时标书甚至要用叉车运送的噩梦或许可以结束了。一个新时代的崛起,必然伴随旧时代落寞的背影,当我们站在电子招投标发展的十字路口,十分有必要看清楚电子招投标的前世今生,才能正确的选好前行的道路。此路漫长,终须慧眼以待。

深圳数研院招招标系统

国外:日本率先推行电子招投标,世界各国纷纷引用

日本是推行电子招投标最早的一个国家,早在上世纪 90 年代就开始进行探索,并将此项工程作为“电子日本战略”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随后,相继有德国、美国、加拿大、韩国、菲律宾等国家在公共采购领域中逐步推行了电子招投标。世界银行也从2005年起在巴西、印尼、老挝等国贷款项目中逐步引入电子招投标模式。电子招投标在全球的应用范围越来越广。

国内:电子招投标始于商务部,17年发展如今已相当成熟

国内电子招投标始于国家商务部。2001年,商务部在国际招标中率先启用电子化运作系统,其主要业务流程实现了在线操作,开启了我国电子招投标的先河。随后,电子招投标在我国逐步得到推广,并呈现快速发展态势。电子招标的范围,已从单纯的货物招标逐步拓展到工程和服务招标领域;电子招标所涵盖的招标环节,也已从早期的网上发布招标公告、出售招标文件、中标后的公示,逐步发展到在线开标、电子评标等各个环节。

国内一些地区和行业,近年来也先后进行了探索、开发和利用,从实践中积累了不少经验,制定了很多纲领性政策法规,比如:

2007 年,四川省采用了电子评标系统进行评标。

2008 年4月,国内首个建设工程远程评标系统在苏州正式开通,2009 年7 月1 日起在江苏省全省推行。

2014年7月,深圳市成为国内首个电子招标投标创新试点城市。随后扩展到浙江、福建、湖北、湖南、甘肃以及广州、昆明、宜宾等9省市试点。

2013年2月4日,发改委公布《电子招标投标办法》,它是中国推行电子招投标的纲领性文件,它将成为我国招投标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。

2017年2月23日,六部委印发《“互联网+”招标采购行动方案(2017-2019年)》,明确指出大力发展电子化招标采购,促进招标采购与互联网深度融合。

上述一系列的电子招投标试点和政策推动,让电子招投标在全国火速开展起来,成为工程建筑、政府采购、矿物交易等多个领域的主流招投标模式。展望未来,电子招投标将如何发展?

未来:政府、大型国企、第三方机构合力,构造电子招投标良性生态

作为电子招投标市场参与的主要三方,政府、大型国企、第三方电子招投标机构只有通力合作,才能构建起行业的良性生态,才能构建高效、公开公平公正的行业格局。政府作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主体,必须履行监督管理职责,加快推进三网分离改革,将行政监督平台、公共服务平台、电子招投标交易平台分开,将不同的职能下发给最专业的人去做,引导市场资本积极参与进来,可有效防止内幕交易,提升行业整体的工作效率和公开透明度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进行了很多模式探索,其中引入市场机制的菏泽模式成为最受欢迎的主流模式。该模式的最大亮点,是开创性地将《电子招标投标办法》的三平台架构设计付诸实践,并且真正体现了交易平台的市场化、专业化、集约化发展原则。

那么,什么是菏泽模式?我们可以将它简化为A+1+N。

其中A为监督部门,代表多层次、多部门的监督体系,1是公共服务平台,N是交易平台;A通过1个公共服务平台,实现对N个交易平台有效监督。A和A之间、A和N之间、N和N之间,通过1这个枢纽实现互联互通和信息共享,从而确保电子招标投标各相关主体各司其职、有效运作。采用A+1+N模式,菏泽市不再自建交易平台,而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,引进多家专业交易平台,实现公共服务的市场化配置,同时监督部门通过公共服务平台实现对多个交易平台的有效监督。

“菏泽模式”很好地体现了《电子招标投标办法》对三大平台的设计,代表着中国电子招投标发展的未来方向,

深圳数研院天诚招投标,面向未来构建更专业的电子化招采平台

深圳数研院天诚招投标系统,是一款专为大型集团企业、招标代理机构开发的电子招投标软件,深受南方电网、华侨城集团、海尔集团、中国铁建等500强企业的青睐,拥有丰富的开发实施经验,成熟的系统功能构建,完善的售后服务。深圳数研院天诚招投标系统,致力于为各类市场主体搭建电子招标采购平台,欢迎合作洽谈。百度搜索“天诚招投标系统”,进官网了解更多详情。

深圳数研院天诚招投标系统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法》为依据,遵循《电子招投标办法》,覆盖电子招投标业务全过程,包括:信息管理、供应商服务、费用管理、招标管理、专家管理、评标管理、定标管理、异常监督、档案管理、决策分析等。